脂肪肝病

脂肪肝病

脂肪肝是肝细胞中脂肪过多的结果。 当一个人的饮食超过他或她的身体可以处理的脂肪量时,脂肪组织在肝脏中慢慢积聚。如果脂肪佔肝脏5%以上,这情况便为脂肪肝。 “简单”脂肪肝可能是一种完全良性的病症,通常不会导致肝脏损害。 但是,一旦出现“简单”脂肪堆积,肝脏就容易受到进一步的损伤,这可能导致肝脏炎症和疤痕.
显示正常肝脏和具有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的肝脏之间的差异的图示
An illustration show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normal liver and a liver that has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
Used with permission from Mayo Clinic. All rights reserved

什么是非酒精性脂肪肝(NAFLD)?

(NAFLD)非酒精性脂肪肝病是一种渐进性的复合肝脏疾病,它始于肝脏内脂肪的积聚,而这种脂肪积聚并非过量酒精导致。这一疾病与代谢综合症(肥胖、胰岛素抵抗与血脂异常)密切相关。

何为过量饮酒?

女性每天饮用超过2杯酒,男性每天饮用3杯酒

一杯标准份量酒精相当于:

  • 341 ml(12盎司)瓶5%酒精含量的啤酒,苹果酒或冷饮,或
  • 142 ml(5盎司)12%度的红酒,或
  • 43 ml(1.5盎司)40%度的烈性酒

原因

加拿大脂肪肝病最常见的原因是肥胖。 而几十年前,肥胖并不是很常见,据目前的统计数据显示,超过50%的加拿大人超重。 据估计,75%的肥胖者面临发展至单纯性脂肪肝的风险。 高达23%的肥胖者有发展至脂肪肝炎的风险。

除肥胖外,脂肪肝病的营养原因有:

  • 饥饿和蛋白质营养不良,
  • 长期使用全胃肠外营养(一种将营养物直接注入血液的喂养程序),
  • 为过度肥胖人士而做的绕肠道手术
  • 快速减肥

有些病症往往触发和引致脂肪肝:

  • 糖尿病,
  • 高脂血症(血液中脂质升高),
  • 胰岛素抵抗和高血压。

其他原因包括:

  • 遗传因素,
  • 药物和化学品如酒精,皮质类固醇,四环素和四氯化碳。

我们如何定义“超重”和“肥胖”?

身体质量指数图显示脂肪肝的风险

虽然很多人觉得他们可能会减轻体重,但很少有人会认为自己肥胖。 定义“超重”和“肥胖”的广泛使用的措施是身体质量指数(BMI)。 BMI是基于您的身高和体重的计算,它给出了反映健康或不健康体重的数字。 BMI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(WHO)和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认可 .

您可以使用以下公式计算您的BMI:

BMI =体重(千克)除以(身高米)2
示例:对于身高1.70米且体重80千克的人:BMI = 80÷(1.70 x 1.70)= 27.7

不同的种族群体可能略有不同 – 例如,亚洲人群的健康体重指数较低,范围从18-23。

腰围的大小有关系吗?

腹部的多馀脂肪,与脂肪肝和糖尿病等其他危及健康的疾病均有关连。 腰围测量 – 根据性别而定 – 用于确定与过量腹部脂肪相关的健康风险:对于男性来说,如果您的腰围大于102 cm(40英寸),则健康风险会增加。 对于女性来说,如果您的腰围大于88 cm(35英寸),则风险会增加。

脂肪如何进入肝脏?

从饮食吸收的脂肪,一般会被肝脏及其他组织新陈代谢。如果脂肪超过身体所需,便会被储存在脂肪组织内。脂肪积聚在肝脏的其他原因,包括脂肪从身体其他部位转移至肝脏,或肝脏无法将脂肪转为可排走的形态。

脂肪肝病会如何自行发展?

这些肝脏疾病通常是慢性但进行性的。 大多数患有NAFLD的患者都会出现脂肪的简单存在,其中大多数患者的临床病程是良性的。 然而,如果不及时治疗,NAFLD可能会进展至更严重的疾病,如可能演变为纤维化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(NASH), 肝硬化, 某些情形下甚至发展成肝癌(HCC)在少数情况下。 疾病进展通常需要数十年,并且取决于遗传和环境因素的组合。 这些因素的相对重要性在不同群体中是变化的,并且取决于生活方式选择和其他因素,如肠道微生物群(肠道微生物群落)。 与疾病进展有关的组分需要进一步研究。

甚麽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炎(NASH)?

NASH代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,它代表了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谱中较严重的一种。 脂肪性肝炎是指伴有炎症的脂肪肝,换言之, 与酒精性肝病类似的持续性损伤,但在这种情况下,它发生在不喝酒或不喝酒的人中。

NASH不同于肝脏中脂肪的简单积聚,这是一种完全良性的疾病。 高达20%的NASH成人发展为肝硬化,高达11%可能会出现肝脏相关死亡。 许多人患有慢性肝功能衰竭并需要 肝脏移植。 在一般人群中,NASH的患病率为2-6%。

儿童会发生脂肪肝病吗?

脂肪肝病是儿童肝脏疾病的最常见原因. 几乎10%的儿童可能有NAFLD,主要原因是儿童过度肥胖的情况大幅上升。 据估计,加拿大10儿童中有一人超重  – 这个数字在过去十年中几乎增加了两倍。 脂肪肝疾病影响几乎3%的儿童和22 – 53%的肥胖儿童。 四岁以下的儿童可发现脂肪肝疾病。 发展NAFLD的机会随着年龄增加而增加,因此在青少年中更为常见。 此外,男孩比女孩更多的呈现这种疾病(2:1)。

症状

一般来说,患有脂肪肝的人没有症状。 然而,有些人表示腹部肝脏不适、疲倦、浑身不自在,及若有若无的不适感觉。

诊断

病人的肝脏如有扩大迹象,或肝脏测试出现异常结果(ALT,AST,GGT),便有可能患有脂肪肝。

超声波可测到脂肪肝。其他的检测方法也会用到,比如电脑断层成像(CT)、质子磁共振光谱法(H-MRS)以及磁共振成像(MRI)。 在某些情况下,医生或会建议进行肝脏切片检查,肝脏活检 即由医生用针插入肝脏,以抽取肝脏组织样本,作显微镜检查。

治疗

如果脂肪肝病的主要成因与肥胖、糖尿病及血脂异常有关,目前尚无行之有效的药物。 该治疗基于生活方式改变,体重减轻和体力活动,以减少肝脏中的脂肪量。 建议肥胖患者通过适当的营养和运动达到逐渐持续的体重减轻。 体重减轻应该在体重的5-10%左右以减少脂肪变性并且高于10%以改善NASH患者的炎症。

患有糖尿病和高血脂的患者必须改善其糖分控制和降低血脂水平。 通常情况下,建议使用低脂低热量饮食,同时使用胰岛素或药物来降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。

有研究表明咖啡的益处。咖啡因可以降低肝酶异常的出现,并有助于保护肝脏。 咖啡消费与NAFLD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。 其他研究表明, 使用维生素E可能会改善脂肪变性并减轻炎症。

选择健康生活方式

脂肪肝的治疗方法视成因而定。目前,我们无法预测哪种病人会出现NASH。然而,单纯性脂肪若不断积聚,肝脏便很容易继续受损,继而引致发炎及结疤(NASH)。

建议肥胖患者通过适当的营养和运动达到逐渐持续的体重减轻。 患有糖尿病和高血脂的患者必须改善其糖分控制和降低血脂水平。 通常情况下,建议使用低脂低热量饮食,同时使用胰岛素或药物来降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。

对于没有超重且没有糖尿病的NASH患者,通常建议使用低脂饮食。 还建议人们避免饮酒,因为它可能导致并导致脂肪肝疾病。 患有脂肪肝的患者应定期看医生的主要医疗服务提供者。

目前,没有药物可以有效治疗脂肪肝。脂肪肝现在是如此常见已极为普遍,所以亦引起科学界的多方关注。现在有许多临床试验正在研究脂肪肝的各种治疗方法。

预防

通过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,你可以预防肥胖 – 脂肪肝疾病的头号原因。 请记住,健康的饮食和运动是任何减肥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。 以下是一些预防脂肪肝疾病的建议:

  • 选择健康生活方式
  • 如果你过重,要努力逐步但持续减重。
  • 均衡饮食并选择饱和脂肪成份低但高纤的食物。
  • 尽可能减少糖份及油炸食品的摄取。
  • 培养运动习惯,每周最少运动四天。你可以选择散步、游泳、园艺工作、拉筋等。
  • 避免喝酒。

取道肝脏健康,了解如何,请点击 此处

支持

全国帮助热线:

这一支持资源可以让您和您的亲人在诊断之后找到答案,帮助您了解您的疾病,并为您提供所需的资源。 你可以打电话 1-800-563 5483 , 周一至周五,从9 AM到5 PM EST。

病友支持网络:

这是一个由肝病患者组成的全国性网络,供患者们分享各自的经历。它是由加拿大肝脏基金会组织,旨在将有同样经历的人联系在一起,包括家中有肝病患者的人,照顾肝病患者的人,或曾被诊断为患有肝病的人,令人们可以与有相同经历者讨论自己的顾虑。 如果您想与您所在地区的同行支持者联系或希望加入同行支持网络,请拨打全国帮助热线 1-800-563 5483 ,(加拿大东部时间周一至周五,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),或发电子邮件 Chinese@liver.ca

助人助己!  如果您不满意在我们网站上看到的资讯,请用少少时间写下您的评语及您想了解的信息,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至Chinese@liver.ca。请于电子邮件的“主题”处标明您所浏览的网页的内容。 点击此处发送电子邮件。

1. Lebovics E, Rubin J.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(NAFLD): why you should care, when you should worry, what you should do. Diabetes Metab Res Rev. 2011;27(5):419-24. doi:10.1002/dmrr.1198. 2. Duan X-Y, Zhang L, Fan J-G, Qiao L. NAFLD leads to liver cancer: do we have sufficient evidence? Cancer Lett. 2014;345(2):230-4. doi:10.1016/j.canlet.2013.07.033. 3. Anstee QM, Day CP. The genetics of NAFLD.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. 2013;10(11):645-55. doi:10.1038/nrgastro.2013.182. 4. Butt P, Beirness D, Stockwell T, Gliksman L, Paradis C. Alcohol and Health in Canada : A Summary of Evidence and Guidelines for Low-Risk Drinking. Ottawa; 2011:66. 5. Loomba R, Sanyal AJ. The global NAFLD epidemic.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. 2013;10(11):686-90. doi:10.1038/nrgastro.2013.171. 6.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, 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. Obesity in Canada.; 2011:62. 7. Bellentani S, Scaglioni F, Marino M, Bedogni G. Epidemiology of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Dig Dis. 2010;28(1):155-61. doi:10.1159/000282080. 8. Vernon G, Baranova a, Younossi ZM. Systematic review: the epidemiology and natural history of non-alcoholic fatty liver disease and non-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in adults. Aliment Pharmacol Ther. 2011;34(3):274-85. doi:10.1111/j.1365-2036.2011.04724.x. 9. Angulo P. GI epidemiology: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Aliment Pharmacol Ther. 2007;25(8):883-9. doi:10.1111/j.1365-2036.2007.03246.x. 10. Tuyama AC, Chang CY.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J Diabetes. 2012;4(3):266-80. doi:10.1111/j.1753-0407.2012.00204.x. 11. WHO. Waist Circumference and Waist-Hip Ratio: report of WHO Expert Consultation. Geneva; 2011:39. 12. Marchesini G, Marzocchi R, Sasdelli AS, Andruccioli C, Domizio S Di. Dietary factors in the pathogenesis and care of patients with fatty liver disease. In: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: A Practical Guide. John Wiley & Sons, Ltd; 2013:248-259. 13. Anstee QM, Targher G, Day CP. Progression of NAFLD to diabetes mellitus, cardiovascular disease or cirrhosis.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. 2013;10(6):330-44. doi:10.1038/nrgastro.2013.41. 14. Levene AP, Goldin RD. The epidemiology, pathogenesis and histopathology of fatty liver disease. Histopathology. 2012;61(2):141-52. doi:10.1111/j.1365-2559.2011.04145.x. 15. Ovchinsky N, Lavine JE. A critical appraisal of advances in pediatric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Semin Liver Dis. 2012;32(4):317-24. doi:10.1055/s-0032-1329905. 16. Loomba R, Sirlin CB, Schwimmer JB, Lavine JE. Advances in pediatric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Hepatology. 2009;50(4):1282-93. doi:10.1002/hep.23119. 17. Sargent S. Liver diseases: an essential guide for nurses and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. 1st ed.; 2009:1-359. 18. Barshop NJ, Sirlin CB, Schwimmer JB, Lavine JE. Review article: epidemiology, pathogenesis and potential treatments of paediatric 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Aliment Pharmacol Ther. 2008;28(1):13-24. doi:10.1111/j.1365-2036.2008.03703.x. 19. Wong VW, Chan HL. Non-invasive methods to determine the severity of NAFLD and NASH. In: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: A Practical Guide. John Wiley & Sons, Ltd; 2013:112-121. 20. Takei Y. Treatment of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. J Gastroenterol Hepatol. 2013;28 Suppl 4:79-80. doi:10.1111/jgh.12242.